官方微信
【原創】斯坦德王茂林:工業互聯下的智能柔性物流
文章來源自:高工機器人網
2018-12-21 15:14:56 閱讀:13304
摘要“大家說現在天氣很冷,其實我們不能寄希望于等到天熱再采取措施,因為可能還沒有天熱就凍死了,所以我們要先御寒。對于機器人企業來說,需要靠技術御寒。”在2018高工機器人年會中,斯坦德合伙人王茂林在以《工業互聯下的智能柔性物流》為主題的演講開篇中介紹。

【文/潘敏瑤】“大家說現在天氣很冷,其實我們不能寄希望于等到天熱再采取措施,因為可能還沒有天熱就凍死了,所以我們要先御寒。對于機器人企業來說,需要靠技術御寒。”在2018高工機器人年會中,斯坦德合伙人王茂林在以《工業互聯下的智能柔性物流》為主題的演講開篇中介紹。

 1545376568343087.jpg

實際上,工廠倉儲自動化的兩大價值在于工藝和物流。“斯坦德所做的就是,用技術的手段把無人駕駛應用在物流場景當中,提高物流效率,降低人工成本。”王茂林說道。

在他看來,AGV經歷了四代更迭,AGV 1.0為磁條或導線導航,主要用于汽車行業的流程自動化;AGV 2.0依靠二維碼導航,用于無人封閉環境的倉庫,最典型的應用為實現貨到人的亞馬遜KIVA模式,主要應用于電商倉庫。

AGV 3.0為激光視覺SLAM多傳感器融合導航,如斯坦德目前正在做的智能柔性機器人,可用于柔性工廠倉庫等需要人機協作的室內、低速場景,不需要對基礎設施做任何改造,但也只能適用于與人機協作的室內低速場景,仍有規模化、標準化的局限性。目前主要用于3C大、汽車零配件、光伏等行業,將工廠、倉庫的物流場景貫穿起來。

AGV 4.0則是復雜場景下的無人駕駛機器人,適用于任何復雜場景,實現端到端智能柔性物流一體化,進一步提高自動化、柔性化、智能化,這是未來的終極形態。

王茂林指出:“我們要在用戶的場景當中挖掘我們的市場,本質上很多客戶只知道自己的痛點,而不知道自己的需求,而客戶需求正處于不斷的變化當中。”

首先,人力資源需求與結構在發生變化。2012年至今,我國勞動力人口累計減少2300萬余人,90后、00后標榜的也是求職的個性化需求。

第二,消費者新需求導致供給側發生變化。產品小批量、多批次、個性化的特點,造成生產周期縮短,供求關系強化,按需拓展敏捷化等變化。

第三,新興行業催生新工藝、新場景需求。如生產線往并聯式發展,物流頻次上升;環境往多樣化發展,且范圍越來越廣。

第四,工業4.0對信息化生產提出新需求。當工藝和物流實現信息化時,才能獲得最高性價比;當對接MES系統時,工廠才能精準控制供應鏈與生產節拍。

伴隨著需求的變化,市場也在不斷發展變化。

在王茂林看來,汽車與3C自動化依然是AGV領域的雙輪驅動力,其中增量主要來自3C自動化。同時,倉廠物流趨于一體化,機器人可以實現共享,并在倉庫和工廠之間自由調配,數據與庫存也可以共享,從而精準控制供應鏈。

目前,AGV已經開始在工廠和倉庫中批量應用。王茂林認為,無人駕駛并不是產品目標,而是一種技術理想

如華為總裁任正非所說,無人駕駛是珠穆朗瑪峰峰頂,我們現在很難直接一步爬到珠穆朗瑪峰峰頂,要學會“沿途下蛋”。所以,斯坦德現在要在攀爬無人駕駛這座珠穆朗瑪峰的路上尋找一些可落地的場景。

此外,還有一個明顯的市場變化就是“輕量型和重載型AGV協同發展”,如今已出現了海底撈無人餐廳、阿里無人酒店、無人清潔車等,可見工業與商業的應用界限愈來愈模糊。

 1545376591687745.jpg

王茂林從歷史發展脈絡,進一步分析業務場景的改變是如何來推動技術的革新。現有的AGV 3.0在具體落地當中存在比較常見的三個問題,也是斯坦德踏踏實實花了兩年的時間去解決的問題。

第一,可落地。產品本身在設計的時候預設了一個比較理想化的環境,但事實并非完全意義上的理想化場景,產品是否能真正替代掉人是實際應用的關鍵。

第二,標準化。機器人標準化有利于快速部署,系統標準化則利于實現規模化部署,這是企業盈利的關鍵。

第三,工業互聯網。唯有在項目中才能真正為客戶輸出價值,因此產品的項目能力,對客戶場景的理解能力,以及復雜場景下多機器人與一套系統的調度協調是價值產出的關鍵。

目前,斯坦德只有Oasis這一個系列的智能柔性移動平臺。根據場景不同,Oasis細分成Oasis 200、Oasis 300 以及Oasis600,此外,針對特殊場景還有一些非標產品。

Oasis還可以搭載協作機器人、錕臺、自動充電樁等,充電1.5小時后可以滿足8小時連軸工作,在標準化的調度系統下完成路徑規劃和交通調度,充當順風車、專車的角色,實現跨樓層、跨廠房運作。

基于此,標準化、可以在不同場景下共享的機器人硬件平臺,加上標準化的信息調度系統,就可以實現從倉儲到出倉,再到最后成品倉的全流程物流鏈路的運輸,打破不同工藝環節物流信息孤島,讓數據真正連通起來。

目前,斯坦德的倉廠機器人共享體系主要有四大版塊,以無人駕駛技術為核心的智能柔性機器人產品形成1+N+N+1的體系。

System體系包括標準化接口,一個界面,一套軟件,以及調度系統;Robots體系包括標準化底盤,N個機器人,N個物流場景,機器人在不同場景下可調配共享;Tools體系則是賦能集成商和代理商下的非標定制;Service體系實際上是用硬件“搭臺”,軟件來“唱戲”,在提升產品價值的同時增強客戶粘性,同時也可以對服務進行收費來提高企業利潤。

 1545376612104785.jpg

王茂林表示:“斯坦德對自己的能力邊界擁有很清楚的判斷,只做擅長的事情,不與集成商、代理商搶市場。”隨后,王茂林也分享了在富士康某CNC車間,歌爾聲學某SMT車間,中興某PCT車間的應用案例和改造效果。

他說道:“每落地一個項目,我們都會親自跑到客戶的工廠蹲點,統計產品為客戶創造了什么價值,如這套機器人讓客戶多久能回本,派出的幾個工程師在現場幾天可以把這個項目部署完成,客戶的工人在幾分鐘可以上手等等。最后真正幫助終端客戶與集成商,實現了一個更加自動化、柔性化和數字化的生產。”

技術本身并不具備價值,而是在產品中對客戶輸出價值,讓客戶提高應對變化的能力,加快新產品的引進,實現大規模定制化生產,提高空間利用率,縮短交貨期,降低部署售后成本。”王茂林認為,在前沿技術領域,斯坦德與同行充分競爭;在產品與應用領域,我們專心做好自己的事

為了達到“做出好用的標準化產品,形成足夠高的性價比,打造和諧的商務關系”的目標,斯坦德的產品在使用前,一天僅需一名工程師即可部署完成,無需場景改造,工人只需10分鐘即可熟練上手操作。

在使用過程中,機器人可以穩定可靠運行超過3000小時而不出現故障,行進速度可達每小時7公里,并支持自主充電,可24小時工作;在產品投入使用后,機器人可在不同場景調配共享,模塊化的設計有利于產品出故障后可快速修正。

王茂林最后說道:“斯坦德等于更穩定可靠的智能柔性機器人,和我們一起,構造智能柔性機器人新品類,這也是斯坦德的使命。”


此文章有價值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返回頂部
888博彩 新闻如何赚钱知乎 不要命了什么职业赚钱 三分彩 怎么了解当今赚钱 奥运会网球比分板 博盈彩票游戏 群主请客酸菜鱼赚钱吗 雪缘园欧洲杯赔率 微信怎么在电脑上发文章赚钱吗 雪缘园mlb棒球比分直播 555彩票网址 在微信做外卖赚钱吗 安徽麻将怎么算点数 3d试机号 拍直播怎么赚钱的 欢乐全民麻将下载免费